哈德森太太的小甜饼

博晴 陆花 福华 贾尼 spirk

兔籽:

一对情头。画照片复腱。轻微RPS倾向警告。

一点关于lof更新的吐槽

红豆莲生:

今天在群里聊天有点感触,感觉lofter的更新一次比一次辣鸡。




前几次的版本更新不说,这次这个榜单功能真的是智障到极点了。


不仅弄了总榜,还出了个日榜周榜,下一步是不是打算出签约系统成为第二个晋江?


恕我直言,榜单这种东西真的毫无意义。lof上基本都是同人,而非原创,你搞个原创专区设立榜单我一句话都不会说。


但是同人创作,大家都是为爱产粮,没有什么好比较的。


为了上榜单第一第二什么的刷热度更是好笑死了,还以为是饭圈刷票呢。大家也别厨角色了厨太太就行。


那根本不再是因为喜爱作品/角色才去写文,而是为了心里那点虚荣感。




我认为每个写手都该有平等的几率被人发现。


(当然文笔好/产量高/有脑洞的写手,粉丝多热度高多一些曝光是很正常的事情,这都是一步步积累上来的,谁也不是一下就万粉了。)


只是像现在这样点进去直接跳到最热门,还有日榜周榜还有总榜,有多少人还会去翻“最新”,去看里面发布的文章呢?


大家都只想吃最好的粮,关注质量产量双高的太太,那么新人写手就不需要大家支持了吗?


不,每个从新人成为太太的写手,抑或还在新手期的写手都能明白的吧?


正是刚开始创作的那段时间才是最需要得到关注和鼓励的。真不知道有多少好写手因为寥寥无几的回应和喜欢而被消磨了写作热情。


虽然我几百年不翻看一次tag,但是发布第一篇文得到第一个评论时的感激和开心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自认为非常能理解新人写手的心情,但以上言论不代表任何人,仅本人观点。


这次更新后的lof真的让我忍不住想吐槽它的辣鸡,不攻击任何人,真的只是单纯觉得这个更新脑子有病。

爸爸妈妈,别逼我出嫁——写在第27个六一儿童节

秋深诗社:

敢问姑娘芳龄(洞明):



爸,妈
万一我说
我不想结婚
别慌
我是说,万一,只是说说而已,或许,只是晚点嫁




我知道
你们最想我有个可依靠的人儿
有个好男子代你们护我余生周全
我也不是没想过接受你们的好意
只是还没找着那独具慧眼的主




我并非不用心
你们看,我走在大马路上都盯着那些俊俏的男儿
奈何名草皆有主
除了眼前玉人
哪里还容得下你家女儿




爸,妈
你们教过我的
君子不夺人所好、不强人所难
你家好女儿
偏偏是个女中君子




但凡遇上个愿意做您女婿的
我总是要上前探听一番的
支付宝里也总是留着9块钱余额领小本本
只是大概您女婿跟您女儿一样是个路痴
总是找不着彼此来时的路




我知道
今年是个吉祥年
小学同学的二胎刚落地了
住隔壁的青梅竹马给你们递了请帖
妹妹也张罗着要订婚了




您二老暂且当这些好日子是别人家的
要是心里着实过意不去
就去代我敬杯喜酒乐呵乐呵
邻居李奶奶家的孙娃娃借来抱抱
改日再还回去无妨的




爸,妈
女儿不是挑三拣四
女儿不过是羡慕你们的爱情
所以也立了誓言——非不爱不嫁
红尘绮梦,我总不能嫁给了世俗




你们再多点耐心
在这物欲横流的现世
要找着一份真情实意委实不易
没房没车不打紧
女儿必当倾尽全力寻找那个心中有爱的有缘人




万一没找着您二老也不要介怀
世道变了
就算没找到那个愿意养我的男人
您的女儿虽没鸿鹄之志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爸,妈
我还没嫁出去不是谁的错
千万别为当年不许我早恋追悔不已
再不济
您二老就当我是为了天下苍生才在三生石上抹去了自己的名字




我知道你们眼里的好男儿不少
我也知道再过一个月我就27周岁过了晚婚晚育年龄了
我不是情窦未开的小姑娘
不要以为我是因为不懂而几次三番错过
也不要以为我是受了什么情伤而不肯接受新欢




虽然我也见识过渣男遇到过背叛
虽然也有着几许感情洁癖的情怀
但这些苦情戏并不能怎样伤害我
我对这世间
依然充满柔情与爱意




您二老可要学着放宽心
没有那个抢被窝的男人
家里那张1.8的大床任我翻滚
我也不用担心跟人相处不好而去纠结于怎样改掉洁癖
更不用担心笨手笨脚又懒散的我被能干婆婆嫌弃而扫地出门




若真会有紧要我的人
他必然不会弃我这根肋骨不闻不问
若真没个小伙子肯娶我
那你们就勉为其难再多给我备几年口粮
大不了我再努力一把将饭量减少一碗




爸,妈
儿童节又到了
今年的礼物你们还没送我呢
那6.10的小红包充其量也就够我吃几颗棒棒糖
不如你们再许我三年自由时光做补偿吧




若三十岁那年我还没嫁出去
您二老就当上苍见我可爱多赏了我几个儿童节
到时候我办个寿宴
也够咱一家乐呵乐呵的
那可比擂台招亲要好玩多了




万一,三年,十年,一辈子……
我还是没把自己嫁出去
你们就干脆做个顺水人情
遂了我心意如何
女儿娇贵任性,不过想要余生做一天涯浪子


回家一趟觉得情绪更提不上去了。掉眼泪好像变成了最容易的事情了。脑海里都是妈妈哭红的眼睛还有爸爸虚弱的样子。一切真的太难了。05 ​​​


貌似是一下子就理解了父母的不容易,理解了爸爸以前说的话。然后生活一下子也变得拮据起来,所有关于钱的话题都让人害怕和烦躁。最绝望的大概就是无论我加班到几点我也没办法改变现状,即使我变成了校长我也没办法赚更多的钱。不敢问,什么时候会变得好起来。06


想念以前家中可以自由呼吸没有那么多愁云惨淡气氛的生活了。 ​​​想念妈妈的笑容。远离家里就觉得好像那种绝望感会淡一点,但是它的确是存在的,不容忽视的。也不敢打电话问一问,只能等着生活自己发生转变。依旧是无能为力且精疲力尽的一天。07


让我赚500万吧。09

“在奥巴马任期,没有一个复仇者死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炮总转的什么沙雕段子笑死我了 ​



哈哈哈哈转自微博

等了五年终于吃到这块大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梅菜扣肉!

p3黛西宝宝的表情就是我的表情哈哈哈

哈哈哈哈我寇尔森粑粑还害羞了!美好的不许虐

在所有悲伤和哭泣中让我最最难过的是我铁爸爸,最最瞎欣慰的是贾维斯的台词里上线了。

永恒的傲慢

LL:

被屏?心寒了


七缺三:



你要生育率,所以你禁止一切不能生育下一代的行为:你说同性恋不正常,你说单身不正常,你说看同性文学不正常。于是,你封杀网络上有关同性恋的内容、账号、文章。

千百年来,我们的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在不断更替,但是防民之口的手段却一成不变。秦始皇在位,我们开始失去议政的权力,汉武帝时,我们失去了百家争鸣,宋明代以来,我们的女性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权,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失去了获取知识的权利。21世纪以来,我们的同性恋者失去了爱和做一个正常人的权利。

在我们正朝着光明进步的阳光大道仰首进军时,我们以为我们进入的是一个崭新自由的新世界,但是似乎自由从不存在。我们好像没有权力决定自己是不是正常人,好像我们正常与否取决于政策。

在这个时代,20多岁的人爱上8岁女孩还说要跟她结婚,有一帮人说这是爱情没什么不对的;有拐卖儿童到深山做童养媳,孩子长大后留守深山,这叫做感动中国。而两个正常成年人相爱,却叫变态?

当我们的生育率高居不下的时候,没有人发布文书宣布同性恋变态,而现在老龄化日益严重后,就开始拿同性恋做文章。这些尸位素餐的人占据着道德高地,放言说同性恋不符合传统道德价值观。那么我们的24个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的“自由”,难道对四万万中国人民里的LGBT同胞不起作用吗?

自由是什么?

“自由不是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是你不想干什么就不干什么。”那么我们所要求的自由不过就是如此简单:我们不想被钳制思想,被限制只看某一类的文学,不想许多优秀的同性恋文学作品被当作糟粕和羞耻的东西被一律删禁;我们不想被强迫爱人,不想被强迫躲避真正的自己,不想被自己的同胞视作变态和非正常人;我们不想因为一纸文书弄得满腹火气,像被绑着双脚跳舞,奋力发言却被弃如草芥。我们想要的自由如此简单:LGBT人士不需向任何人阐明自己,他就是他,她就是她,她是他也可以他是她,可以随意地与任何人进行合法的恋爱,不用在乎世人的眼光,不用担心自己的国家会说自己是变态。

21世纪了,不要再致力于回到五六十年代,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则昌,逆之者亡。整个世界都在呼吁支持LGBT,呼吁思想自由,为何我们一定要逆流行之,难道一定要被大浪拍死在沙滩上才能幡然悔悟?

我们都是人,不会因为性向而变成怪物。我们都是人,为何要干涉别人爱的人是男是女?

人类,永恒的傲慢。












标明出处,可以转载。


告……告……告白了我梅姨!还傲娇了一波!我寇爸可不能有事啊!



科学组一直在秀恩爱和耍帅!

不知道哪里还可以谈起你,不知道哪里还可以看到你。